當前位置:首頁>電力>水電
四川明確要求水電外送需交納每千瓦時2—3分不等的省內輸電費用,但三峽集團堅持認為,其現有數百億千瓦時水電是以專線方式外送,無需交費。這一爭論成為在建年發電量超600億千瓦時的白鶴灘水電站外送電力的關鍵阻力——
“過網費”之爭危及白鶴灘水電外送
2020-04-15 10:04  · 來源:中國能源報-中國能源網  · 作者:朱妍 賈科華  · 責編:劉澄諺

  “四川在工程建設的關鍵節點不斷提出‘網對網’送電訴求,白鶴灘蓄水驗收、交流輸電工程前期工作均推進困難?!?/span>

  “白鶴灘接入系統的安排,國家能源局已明確‘統一接入四川電網’,但項目法人仍然拒絕與四川電網發生并網關系,導致從法定程序上無法核準接入系統工程項目申請報告?!?/p>

  記者近日多方獲悉,白鶴灘水電站投資建設方三峽集團和項目所在地之一四川省日前先后上書國家能源局,陳請協調解決雙方分歧。焦點內容之一,正是備受關注的白鶴灘水電站外送方案。四川方面認為,在國家能源局已明確“統一接入四川電網”的背景下,電站理應采取“網對網”外送方式;三峽集團則堅持通過“點對網”的方式送電,拒絕接入四川電網。

  多位業內人士均證實,圍繞白鶴灘水電站外送方案的“網對網”與“點對網”之爭已存在多時。原計劃去年開工的配套送出線路遲遲未獲核準,以及日前川渝聯合上書請求將白鶴灘水電留在當地消納,均與此爭論有直接關系。

  四川堅持“網對網”送電,認為“點對網”在現實中并不存在,并將導致國家“西電東送”戰略大通道矮化成為特定電源的專用送出工程

  在“網對網”與“點對網”爭議中,“網”指的是電網,“點”指的是發電企業。在“網對網”送電的過程中,發電機組先與送出省電網物理聯網,其發出的電力電量再由后者送到落地省電網,相當于兩地電網之間進行交易和結算,發電企業與受方并無直接買賣關系?!包c對網”送電則會跳過送出省電網,由發電企業與跨省跨區輸電企業、落地省電網直接進行電力交易。雙方爭論的焦點在于,白鶴灘的水電是先接入四川電網,再由四川電網統一送出,還是撇開四川電網,直接賣電給受端電網。

  記者獲得的一份名為《四川省能源局關于四川省水電外送方式有關情況的匯報》(下稱《匯報》)的文件顯示,四川省能源局于3月10日向國家能源局提出“協調督促三峽集團做好白鶴灘接入系統工程前期工作”的請求,提出“督促項目法人切實落實國能綜通電力【2019】65號明確的白鶴灘‘統一接入四川電網’規定,與四川電網簽訂并網、調度、購售電協議和結算合同;指導四川完善白鶴灘接入四川電網500千伏交流輸電工程技術方案并依法依規核準建設”,即按照“網對網”方式外送白鶴灘水電。

  事實上,這已不是四川首次提出類似訴求。記者了解到,早在2018年7月,四川就曾向國家發改委提出支持四川電網對國調機組外送電量收取“送出省輸電價格”,即“過網費”,標準為每千瓦時2分,以適當分攤四川較高輸配電價的負擔。次月,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經調研,初步同意對國調機組外送電量收取一定標準的“過網費”。但在12月的征求意見環節,三峽集團認為國調機組屬于“點對網”而非“網對網”,強烈反對交納“過網費”。雙方圍繞“過網費”的爭論由此而生并延續至今。

  按照每千瓦時2分的標準估算,三峽集團旗下僅向家壩、溪洛渡兩座已投產水電站,每年需向四川交納的“過網費”就達數億元。隨著白鶴灘水電站的投產,這一數字將再增逾10億元。

  在《匯報》中,除了要求三峽集團白鶴灘水電站按照國家能源局明文規定“統一接入四川電網”外,四川還提出了“結合四川實際,單純的‘點對網’在實際工作中并不存在”的說法。

  四川在《匯報》中稱:“目前我省每年外送水電1300多億千瓦時,其實質在物理上已屬于‘網對網’,但在結算關系上人為認定為‘點對網’。其中由四川電網組織外送的300多億千瓦時已實行‘網對網’結算,并已收取‘送出省輸電價格’每千瓦時3分;而其余1000億千瓦時左右的國調機組,均以500千伏與四川電網物理聯網,且其跨省跨區外送的三大直流工程——向上線、錦蘇線、溪浙線的省內配套500千伏工程產權屬四川電網,其成本已在四川電網輸配電成本中攤銷。因此不僅電氣接線在物理上、而且成本攤銷在實際運作上,都屬于名副其實的‘網對網’。然而,由于歷史原因,這些國調機組直接與跨省跨區輸電企業、落地省電網結算,而不與四川電網結算,由此人為地形成了結算關系上所謂的‘點對網’?!?/p>

  《匯報》還提出,為保障國調機組安全可靠外送,四川電網投入大量資金加強相關網架并增開上網電價較高的火電機組,導致四川電網投資成本增加、購電成本上升,但這些額外增加的成本并未得到合理彌補,且按照國家規定收取的“送出省輸電價格”又不能落實,導致四川電網輸配電價明顯偏高;對比電網規模結構、幅員面積相當而采用“網對網”的云南電網,四川輸配電價是其1.62倍;此外,“點對網”還導致“國家‘西電東送’戰略大通道矮化成為特定電源的專用送出工程,各類機組發電利用小時嚴重不平衡,省調機組棄水嚴重、全面虧損?!?/p>

  三峽集團堅持“點對網”送電,強烈反對交納“過網費”,但被指為搶建設進度,存在未批先建、未驗收先截流等違規行為

  “就此問題,四川省與三峽集團已有過幾輪談判。今年2月,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相關負責人還出面協調,要求雙方協商一致,但因三峽堅持‘點對網’外送,分歧遲遲未能解決。四川聯合重慶上書國家能源局,提出將白鶴灘水電站電力留在川渝消納,除了用電需求方面的因素,實際也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倒逼三峽集團同意‘網對網’外送?!币晃徊辉妇呙男袠I知情人士告訴記者。

  據悉,除了《匯報》提及的“三峽集團認為國調機組屬于‘點對網’而非‘網對網’,因而強烈反對交納‘過網費’”外,三峽集團已通過“三峽工建【2020】49號”文,向國家能源局反映“四川在工程建設的關鍵節點不斷提出‘網對網’送電訴求,白鶴灘蓄水驗收、交流輸電工程前期工作均推進困難”等問題。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認為,三峽集團之所以堅持“點對網”,主要是想在送電過程中掌握主動權,讓自身處于有利位置?!白罱K還是基于利益考量,‘點對網’既能確保收益,也可通過搭一些地方的‘便車’,省去部分送電成本。長期以來的計劃外送體制,以及三峽集團令人羨慕的地位,也在很大程度上讓其具備保持既有經營方式的動機?!?/p>

  “若采用‘網對網’外送,三峽集團需要先把電送到四川電網,再由后者統一送出。說白了,要與不要、送與不送、送多送少均由四川電網調配。一旦發生‘棄水’,四川電網可選擇不要白鶴灘的電。大家都‘棄水’,白鶴灘電站也得棄一部分。而萬一當地出現電力緊張,四川則有可能把白鶴灘的電留下自用,不給受端?!敝袊Πl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進一步稱,相比之下,“點對網”方式更有保障——對于發電企業來說,送電就有主動權;對于受端省份來說,相當于在其他省份建設了一座自己可調用的電站,“因此,除了四川,三峽集團和受端省份都愿意采取‘點對網’方式?!?/p>

  上述行業人士還透露,為盡早實現“賣電”,三峽集團甚至存在未驗收先截流等搶進度行為:“白鶴灘水電站在2015年11月就已截流,但國家發改委在2017年才正式核準?!薄秴R報》也提及“白鶴灘之前已存在未批先建、未驗收先截流等違規事實,應該予以糾正”“項目法人唯工程進度”等狀況,對此“國家能源局2月21日召開的專題會議已明確要求依法依規推進白鶴灘蓄水驗收工作,不能舊病未治又添新病”。

  “實行‘點對網’外送,是想賣個好電價;冒著風險搶進度,是想盡早把電賣出去。這些或是三峽集團的直接利益所在?!币晃徊辉妇呙臉I內人士對此表示。

  為進一步了解情況,記者向三峽集團發去采訪函。該集團對接人回復:“已經咨詢相關部門,您關注的問題國家在決策,白鶴灘電站建設順利,鑒于有些是國家決策的事情,媒體少報道或謹慎報道好,為國家重大工程建設營造好的輿論環境?!?/p>

  受訪專家普遍認為,看似外送方式之爭,實則暴露出傳統計劃分電方式已難以適應現實發展要求

  作為“西電東送”國家戰略骨干電源,白鶴灘水電站外送問題備受關注。對此,國家能源局早在2018年9月即發文明確了電站外送方案——建設兩條輸電能力均為800萬千瓦的特高壓直流線路,一條落點江蘇、一條落點浙江。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證實,早已敲定的外送方案遲遲無法執行,與三峽集團跟地方之間的送出方式之爭關系密切?!八碗妳f議達不成,四川就不走審批流程?!睆埐┩フf。

  始于2018年的“網對網”與“點對網”之爭,為何時隔2年仍未有定論?雙方各執一詞,究竟誰有道理?如何才能盡快解決矛盾,消除對白鶴灘水電站外送的影響?

  在馮永晟看來,“點對網”是基于歷史發展階段和特定現實條件出現的方式,在當時抓住了主要矛盾?!暗S著形勢發展,主要矛盾已發生變化,繼續沿用傳統計劃分電思維和分電方法,似乎有固守陳規之嫌。既與國民經濟層面的統一市場建設不符,也與統一電力市場建設目標不符。既然電改目標要建統一市場,那么傳統的由國家計劃安排的外送電制度為什么不能改?”

  上述未具名人士也稱,過去的計劃方式,留下“網對網”“點對網”之分?!岸壳?,電力行業正處于從計劃方式向市場方式的轉型過程中,不應再用計劃的方式解市場的方程式。如何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是一個全新的方程式”。

  “三峽集團為何明知違規,還搶進度?今年賣電和明年賣電不一樣嗎?其實,發電企業是想在市場尚未形成之前,盡快按計劃方式實現交易、鎖定價格。有了一個可參考的標的,即使未來參與談判,發電企業也有更多籌碼?!痹撊耸糠Q,“這也進一步牽出了外送水電未來究竟如何參與電力市場的問題,主管部門應及早明確,而不是光把電送出去就夠了?!?/p>

  “表面上看,這是外送方式的分歧、央企與地方的矛盾,實則暴露出傳統的計劃分電方式,已逐漸不適應地方利益格局的動態變化和區域協調發展的戰略要求?!瘪T永晟表示,隨著西部省份的發展,其發現除了項目投資帶來部分收益外,最終產品流向東部、收入流進央企,自己反倒要承擔諸如更高輸配電價等額外成本,因此急于尋求一種收益與成本的平衡?!皩Υ?,還需要能源主管部門加強各方的溝通和交流,以尋求最佳解決方案?!?/p>

中國能源網 http://www.ibfkbb.buzz
新聞立場




94%
6%
相關閱讀
【稿件聲明】凡來源為中國能源報(能源網—中國能源報)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能源報所有,未經 中國能源報社書面授權,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729927665644342725.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臺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新媒體大廈 聯系電話:010-65369450(9491/9438)官網 QQ群253151626

郵箱: [email protected] | 京ICP備14049483號-5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025號 | 中國能源報社版權所有2009

追光娱乐官网最新版